社区应用最新帖子精华区社区服务会员列表统计排行银行
主题 : 慧律法师《六祖坛经》讲座/完整文字版(第1天)
abc41在线
佐钦大圆满寺,吉祥虾扎寺-护法居士
级别: 管理员
显示用户信息 
0 发表于: 04-16  

慧律法师《六祖坛经》讲座/完整文字版(第1天)

管理提醒: 本帖被 abc41 设置为精华(2020-04-23)
《六祖坛经》讲座第一天
  2004年10月2日——8日

  上慧下律法师

  文殊讲堂

  讲座第一天

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诸位法师,诸位护法居士:今天是2004年10月2日,星期六,很高兴有这个因缘来跟大家结一个法缘,今天我们要讲的是《六祖大师法宝坛经·曹溪原本》。大家都知道《六祖法宝坛经》是见性的大法,大家都知道。

  我们看看台湾,或者是中国大陆,或者是华人世界,只要是大乘佛法的几乎都在念佛、拜佛、打佛七。我们要有正确的观念,在一念之间就能够成就,观念先弄清楚了,才有办法修行。譬如说:往生极乐世界。一般人的观念就是临命终请人家来助念、加持,他认为这个叫做往生,这个观念是错的。往生是现在的事情,不是临命终的事情,要先有正确的观念,你才有办法再走下去。你要等到临命终人家来助念,人家来加持,是不是有这个因缘?临命终割舍得下吗?不一定。那不一定跟赌博一样,赌博不是输就是赢,临命终靠助念、靠加持,不是说不对,本来就应该这样做的。但是,你现在的这些执着、颠倒、妄想、无明都没有处理,临命终就会很危险,所以我说往生是现在的事情,不是临命终的事情,要确有正确的观念,这条路才能走下去。明心见性,它有多么重要呢?大家都念佛,我也劝人家念佛,可是我劝人家用真如自性来念佛;我也劝人家诵经,可是我劝人家用清净心来诵经;我劝人家礼佛,但是我也劝人家用真如自性来礼佛,能礼所礼性空寂。

  净土法门跟禅宗是不二法门,净土法门说:一念相应一念佛,念念相应念念佛。不能离开现前当下这一念,对不对?禅宗的即心即佛也是这样,万法回归自性,叫做正法;万法离开了自性叫做外道,你今天要念佛、要用功,没有用清净自性用功,统统叫做外道。佛法是心法。明心见性有多重要呢?譬如说,我们发射的太空船,要摆脱大气层,摆脱大气层外,物理学讲的动者恒动,静者恒静,那么就没有阻力了;明心见性也是这样,当你见到了空性、真如自性,你的修行就一日千里,因为你不会着相,念佛就是现前一念,即心即佛,所以摆脱了无明、烦恼的时候,再用功就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你要随便请示一个修行净土法门的佛弟子(西方净土在哪里时?)他会告诉你:《阿弥陀经》里面讲的:【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。】可以看到很多的注解,都是这样写的,从我们这个地方,太阳落下的直线对过去的那个地方,叫做西方,从这个西方过十万亿佛国土,就是极乐世界。我为什么说观念错误就会很严重,第一先讲西方,西方是指什么?诸位!我没有意思是批评任何人,绝对没有!但是我必须把我学佛三十年来的心得向大家报告。如果按照那一些注解这样写的话,【从是西方】就是:西方极乐世界是在太阳西下的那个地方。你注意听!诸位!地球它是绕着太阳转动的,如果你拿一张纸,把太阳画在中间,把地球画在旁边,然后360度的旋转,稍微有一点天文知识的人都知道,每天落日的西方的方向不是固定不变的。西方是表法的,是表示说:万物白天辛苦的工作、刻苦勤劳的工作,到太阳落了要休息。就是说:歇即菩提,极乐世界就是我们修行人安心休息之处,也就是说:所有天地万物白天辛苦的活动,一到日落就要止息,停止活动,到晚上要休息,极乐世界的西方是表示万物止息、安养的地方,所有修行人都应该去这个地方,是表法的。

  看了几十年的经典,没有人点破,怎么看都搞不懂,注解也是这样讲,这些法师也是注解就这样讲我就跟着这样讲,也没有天文的知识,也不知道那个是表法的东西,也不了解说极乐世界就在我现前这一念,本自具足的清净自性里面,所以一直在相里面诠释,就产生距离,不了解正法的可贵,不二法门。【十万亿】,十万就是表示十恶,你造了十恶,就跟极乐世界距离愈来愈远,所以过十万亿佛土这一念清净心,极乐世界就到,你不这一念回归清净自性念佛,你用什么心念佛是无所依靠。听经闻法有如此重要,这不是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靠你在佛门用功,就自己有办法悟出来的东西,一定要听善知识来开示、来引导我们知道,原来极乐世界就在现前这一念,所以我们开宗明义就说:极乐世界就在现前一念、当下,万法回归自性,所以这个见性是非常重要的,这叫做正法。

  明心见性的人,他们的心境是什么?古来大德有几种形容,你把它体会看看。明心见性大彻大悟人的心境:生擒活捉不费吹灰之力。这个可了不起。什么叫生擒活捉?就是烦恼,生擒这个烦恼,活捉这个无明,不费吹灰之力,为什么?毕竟空不可得,相不住着。我们现在就是:我要断我执、烦恼、无明,搞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,不了解清净自性,撞得头破血流;拜佛拜了十年,二十年烦恼依旧,执着依旧,每天都诵经,一直用压的……。你要注意看哟,我的左手代表无明,右手代表念佛,众生念佛就是这样: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……(法师边讲边把自己的右手的中指食指竖直向上立起来,把自己的左掌放在手指尖上,念一声向上顶一下)无明怎么样?卡住,知道吗?他很想用功,可是他不晓得法本身当体即空,不了解无相的道理?他就很想用功,他也很精进,拜佛24小时,拼死命的要求生极乐世界,可是碰到境界,比任何人更执着、更烦恼、更争执,就是: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……无明盖住,他没有见性,无明卡住。我们现在要做的功夫就这样子,知道吧?把无明拿掉,见性就往上冲了(法师边讲边把压在自己右手上面的左掌拿开,右手直接向上冲)。(听众鼓掌)感恩!劳烦大家为我鼓掌。

  什么叫大彻大悟的心境?大彻大悟的心境就是于刹那之中即见永恒,永恒跟刹那不二,刹那是我们的意识型态,永恒也是意识型态,那是我们对刹那讲永恒,对永恒讲一刹那,破了这一刹那的执着,永恒根本就不存在,万法当体即空这个才是真正的永恒。什么是大彻大悟的心境呢?入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,了知万法都是唯心现量,本没有实体可得,一切万法都是心所影现出来的影相,没有实在性的东西,而我们众生刚好颠倒,认为那个境界是实在的,就拼死命的执着,这一念就错;我们动一个念头要追求佛法,也错!因为佛法本来就具足,本性具足,众生因为离不开这个起点,所以统统的错!

  一讲就是【我】,对不对?你可以随时随地可以看到,我怎么样怎么样……,这个【我】的动点一执着一下去、坏了!人生、宇宙纷扰、困扰、斗争、什么统统来,所以说:虚空法界尽是佛,其中多了一个小人就是【我】。就是多了一个【我】,卡死在这个【我】的观念,就变小人,你这句话要会背哟!你就安了一个【我】,完了!修行统统卡住了。什么叫做大彻大悟有的心境呢?就是怀着一颗宇宙的心,过活你的现象界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叫做大彻大悟。什么叫做大彻大悟有的心境呢?就是当处发生当处寂灭,你体会得出来吗?也就是在这个世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,在碰到的种种苦难、逆境,没有说我在委屈,我在受苦,他觉得说:缘起空性就是不可得。缘起无自性,一切法无生,是十方三世一切佛所宣说的,缘生就是无生。有的人看起来两颗眼睛无神,人家看起来是炯炯有神,没关系,我等一下就会给你塞一颗摩尼宝珠进去,吞下去就OK了,你就开大智慧。好了,今天大前提就这样简单地提示一下开悟的重要跟正确的观念。因为我们的时间只有七天,每天的进度10页,要碰到困难的,我们再来好好的做解释,简单的就消文释义带过去。

  【御制六祖法宝坛经叙】

  【御制】当然就是皇上所写的,【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(三称)】

  【开经偈】是武则天写的。你要记住一个观念:六祖与武则天是同一朝代,这样观念先弄清楚。【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】。

  【六祖大师法宝坛经】,为什么叫做【坛】?【坛】就是土、木所做成的一个讲台,这个坛就是讲经说法的地方,这个坛是宋朝(刘宋)求那跋陀罗三藏法师所建的,他立一个碑,这个碑的大标题叫做【当有肉身菩萨于此授戒】。这个智药三藏,在梁武帝天监元年种植一棵菩提树,在这个坛的旁边,他就预测,170年以后有个肉身菩萨在此树下开演最上乘,度无量众传佛心印之法王。所以六祖惠能大师还没有来到人间,人家就预测好了,这个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人啊!

  我们今天很有福报,把六祖一生一世的精华《六祖法宝坛经》在七天内来为大家宣讲,我们互相来勉励。

  【曹溪原本】

【悟法传衣第一】
  经文,【时,大师至宝林,韶州韦刺史与官僚,入山请师;于大梵寺讲堂,为众开缘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法】。

  分段落嘛!【时大师至宝林】,所谓【宝林】就是预言将来得道如林。韶州在广东,【韶州韦刺史】,一个姓韦的当官的,【刺史】就是官名,那是唐朝的官位,唐朝用的,我们现在不用这个。【名璩,与官僚】,属下,这个韦刺史旁边有属下。【入山请师于大梵寺讲堂,为众开缘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法】。【入山】是指南华山,在曲江县。宝林寺就在这个山里面。请师于大梵寺,这个大梵寺是在曲江县的韶州府。来为众开缘,这个【开缘】不是我们一般讲的开缘,叫做开启说法因缘。不是我们讲的什么东西稍微开一点方便,开缘不是这个意思。说这个摩诃般若波罗蜜,【摩诃】就是大,【般若】就是智慧,【波罗蜜】就是到彼岸。开演什么法呢?那就是大智慧到彼岸,那就是见性。见性的大法。

  经文,【师升座次,刺史官僚三十余人,儒宗学士三十余人,僧尼道俗一千余人,同时作礼,愿闻法要】。

  师升座次,【次】就是后,六祖惠能大师升座以后。【刺史官僚三十余人、儒宗学士三十余人】,就是来听经的,不只是佛道的,还有孔孟思想的,儒者之师叫做儒宗,学孔孟的,就是对儒家的思想很有研究的学士。【僧尼道俗】,【道俗】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四众弟子,我们今天都是讲四众弟子。【一千余人】,一千多人大概就像我们今天这个讲堂差不多了。【同时作礼,愿闻法要】。

  经文,【大师告曰:善知识,总净心念摩诃般若波罗蜜。】

  【大师告曰:善知识】,我告诉你,这一句话很重要的,你看这个六祖,得到了五祖的传法,拥有了祖师位,他对众生是这么称呼的。称一切众生、听法的法师、居士大德为善知识,大彻大悟的人多了不起,多么尊重众生。是不是?我们今天世间人讲的,叫人家:矮子!喂!大胖子!都是这样叫的。那个有钱人:你帮我叫那个穷鬼、穷光蛋进来。穷鬼,真鬼不怕,只怕穷鬼,都是藐视人家。我告诉你这么一句话,就足以叫我们好好的效法祖师大德,他连称这个大众听法的人都这么尊重,称大家叫善知识,可见大师是多么了不起,降伏了自我,不敢轻视任何一个人。【总净心念摩诃般若波罗蜜】。大家要把这个心静下来,念摩诃般若波罗蜜。

  经文,【大师良久复告众曰:善知识,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,但用此心直了成佛。】

  【大师良久】,经过了一会、一阵子,【复告众曰:】然后对大众就这么说了。【善知识】,再一次的称呼大家善知识。每一个人的【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,但用此心直了成佛】。就用这个菩提清净自性,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,你就可以成佛。大家当然也想成佛啦,我告诉诸位:你今天念佛到极乐世界去,阿弥陀佛要讲什么法门呢?我告诉你,要讲见性的大法。为什么?只有见性大法,见性后面接两个字叫做【成佛】,见性就能成佛,不见性没办法成佛。所以就算你到极乐世界去,也一定要开这个课程。我们既然知道,成佛是必修的课程,我们就提前来修。所以你听多少算多少,总要学学这些祖师大德的谦虚也好,随便嘛,听个两句,回去都受用不尽。

  经文,【善知识,且听惠能行由得法事意。能严父本贯范阳,左降流于岭南,作新州百姓。此身不幸,父又早亡。老母孤遗,移来南海。艰辛贫乏,于市卖柴】

  【善知识,且听惠能行由得法事意】。来听听看,我如何得到五祖的传法衣钵。【能】就是慧能;【严父】就是父亲。一般称为严父慈母。【本贯】就是籍贯,在【范阳,左降流于岭南】,这个【左】是对【右】讲的,右为尊,左为卑。所以讲【左】就是被降职的意思。左降表示说:我的父亲被降职了,跑到领南,在广东,领南这个地方。【作新州百姓】。没有官可以当了,当百姓。【此身不幸】,六祖自己说:哎呀,我是一个不幸的人,命苦的人。【父又早亡】,父亲早死。【老母孤遗】,丢下我们母子。【移来南海】。【移来】就是迁来南海,这是个郡名,属于广东。【艰辛贫乏,于市卖柴】。

  经文,【时有一客买柴,使令送至客店。客收去。能得钱,却出门外,见一客诵经。能一闻经云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心即开悟。遂问客诵何经。客曰:《金刚经》。复问从何所来持此经典。客云: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,其寺是五祖忍大师在彼主化,门人一千有余;我到彼中礼拜听受此经;大师常劝僧俗,但持《金刚经》即自见性,直了成佛。】

  【时有一客买柴,使令送至客店】。我们现在称饭店、旅社,以前叫做客店、客栈。【客收去】,把这个木柴收去。【能得钱】,惠能得到这个钱。【却出门外】,刚刚出这个门外,叫做动。【见一客诵经】,有人在诵经。【能一闻经云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】,我一听到应当无所住着而生这个清净心,心即开悟。哇!我们《金刚经》念了多少遍了?还没有消息,人家这样一句:当无所执着而生我的真如自性的清净心出来,其实拨云就是见日,见日就是拨云。应无所住自然生清净心,生清净心就是于相无所执着,心就开悟。【遂问客诵何经】。就问客人,你是诵什么经典呢?【客曰:《金刚经》。】六祖没听过。【复问从何所来】,从哪里来的,【持此经典。客云:我从蕲州】,就是黄州府东边一百八十里,【黄梅县东禅寺来,其寺是五祖忍大师】就是弘忍大师,【在彼主化】,在那边教化众生。【门人一千有余】,有一千多人。【我到彼中礼拜听受此经】;我就是到五祖那个地方,礼拜听受。这个五祖【大师常劝僧俗,但持《金刚经》即自见性】,达摩大师传到中国来,是传《楞伽经》。这个《楞伽经》是佛陀在楞伽山讲的,没有神通没有办法到达,从达摩传到五祖都是传《楞伽经》,现在五祖传给六祖开始传,用《金刚经》。因为《楞伽经》艰涩难懂,不容易了解,五祖传给六祖,后来就叫六祖传《金刚经》,说:但持《金刚经》即自见性,【直了成佛】。

  经文,【能闻说,宿昔有缘,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能,令充老母衣粮,教便往黄梅礼拜五祖。】

  【能闻说,宿昔有缘】,惠能听说宿世有这个因缘,好了,就去吧!希望到五祖这个地方来。【乃蒙一客】,【客】就是恩人,对这个六祖很好,就给他【取银十两】,哇!这个人了不起,这个投资投对了。这个十两帮助一个人成佛,这个可花得不得了,这投资正确。其实他也不知道他是六祖,了不起的人再来的,就给你十两嘛!就把你的母亲安顿好。乃蒙一客取银十两【与能】,就给惠能大师。【令充老母衣粮】,【充】就是作为,让他作为老母亲的衣粮。【教便往黄梅】到黄梅来,东禅寺。【礼拜五祖】。

  经文,【能安置母毕,即便辞亲。不经三十余日,便至黄梅礼拜五祖。问能曰:‘汝何方人,欲求何物?’能对曰:‘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,远来礼师,惟求作佛,不求余物。’祖言:‘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若为堪作佛?’能曰:‘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;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?’】

  惠【能安置母毕,即便辞亲】。把母亲安置好了,即使辞亲,就辞去母亲,就往五祖蕲州黄梅县东禅寺前进。【不经三十余日】,【不经】就是差不多,差不多三十多天,【便至黄梅礼拜五祖】。这个【不经】也可以不到,不到三十多天,意思是很快。以前没有什么火车、飞机、汽车、客运的,以前统统是马。诸位听经闻法,听《六祖法宝坛经》,历史要倒退一千三百年,想像当时候惠能大师的那个时候,是什么朝代?看不到什么脚踏车、汽车,什么摩托车、还有飞机,没有这种东西的,统统是马在跑。

  差不多三十多天,就来到黄梅,礼拜五祖。五祖就【问能曰:汝何方人,欲求何物?】你是何方神圣?来这儿想要求什么东西呢?【能对曰: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,远来礼师】,我那么老远的来,就是来顶礼弘忍大师的,顶礼您的。【惟求作佛,不求余物】。只想成佛,不想其他的,不求其他的。【祖言】:五祖说,【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】,有一点轻视,五祖是故意的,祖师大德不是说轻视人家,是用这个语调来试探试探他。这个【獦獠】是一种犬(狗),嘴巴很短,是野兽的名字。獦獠是说你们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开化,充满着野兽,你们那个地方是西南。【夷】,就是蛮邦,叫做西南夷或夷邦,叫作獦獠。不象我们现在去的广东,那还得了!这么发达,以前岭南就是很蛮荒,没有开化。五祖就试探他,【若为堪作佛】?你是来自于未开发的那个地方,蛮荒之地,你们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开化,你从那个地方来,你能成佛吗?【能曰: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;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】?哇!五祖碰到敌手,这个人不得了,这一回答,哇!不得了!色身跟你不一样,佛性有什么差别呢?

  经文,【祖更欲与语,且见徒众总在左右,乃令随众作务。予曰:‘惠能启和尚,弟子自心,常生智慧。不离自性,即是福田。未审和尚教作何务?’祖云:‘这獦獠根性大利,汝更勿言,着槽厂去。】

  【祖】就是五祖。【更欲与语】,五祖还想要更进一步的,趋前去跟慧能讲话。【且见徒众总在左右】,看着四周围的人,都在旁边。【乃令随众作务】。你就跟着大家好好的做吧。【予曰】:就是六祖大师自己形容、描述,我惠能就这样回答了,【惠能启和尚】,启禀和尚,【弟子自心,常生智慧。不离自性,即是福田】。哇!六祖可不是普通人。【未审和尚教作何务】?我现在内心,每一分、每一秒都产生智慧,不能离开我的清净自性,这个就是福田了。清净自性就是最大的心田、福田,请问和尚教作何务?你叫我做什么叫做种福田啊?【祖云:这獦獠根性大利】,这太厉害了!【汝更勿言】,你不要说了。好,停!停!怕人家嫉妒。【着槽厂去】,【着】就是命令,【槽厂】养马的小屋叫槽。1300多年前,那个时候的唐朝满街的驿站,一站一站叫做驿站,都是马。去去去!

  经文,【能退至后院。有一行者差能破柴踏碓,经八余月。】

  【能退至后院】。到后院来,【有一行者】,【行者】就是带发修行人。也有一个带发修行,六祖这个时候是在家居士,碰到了这个,也是在有居士。【差能破柴踏碓】,【差】就是推派,就派我惠能,怎么样?破柴,劈柴;踏碓,以前是用脚踏舂米,哪有我们现在用机器的,噜……,米跟糟糠就分开来了,以前不是这个样子,要舂米啊!用脚踏碓来舂米,【经八余月】。

  经文,【祖一日见能曰:吾思汝之见可用,恐有恶人害汝,遂不与汝言。知之否?能曰:弟子亦知师意,不敢行至堂前,令人不觉。】

  【祖一日见能曰:吾思汝之见】,就是你的看法、见地,【可用】,就是知见正确。五祖就对慧能说:我想一想,你的看法、见地,还算知见正确。【恐有恶人害汝】,恐怕有坏人伤害你,【遂不与汝言】,所以我就不跟你说话了。【知之否】?知道吗?【能曰:弟子亦知师意,不敢行至堂前】,我就是知道师父你的意思,所以,不敢来到堂前,就到后院来。【令人不觉】。总是不要惊动大家,【觉】就是惊动,不惊动大家。

  经文,【祖一日唤诸门人总来,‘吾向汝说,世人生死事大,汝等终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离生死苦海。自性若迷,福何可救?汝等各去自看智慧,取自本心般若之性,各作一偈,来呈吾看。若悟大意,付汝衣法为第六代祖。火急速去,不得迟滞。思量即不中用,见性之人,言下须见。若如此者,轮刀上阵,亦得见之。’】

  【祖一日唤诸门人】,把门人都叫过来。【总来,吾向汝说:世人生死事大,汝等终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离生死苦海】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部分都这样子,你要布施金钱的大有人在;要讲自性的,悟不到。你要化缘多少,十万二十万一百万一千万,不是很困难,要找一个见性的,凤毛麟角,很难的!不求出离,【自性若迷,福何可救】?你布施这是生灭法,见性是不生不灭法,你清净自性迷了,你布施那个生灭法的金钱,施舍那么多,得到那么多幸福,能了生死吗?【汝等各去自看智慧,取自本心般若之性】,好好的看、观照,清净般若的智慧本自具足,清净自性。【各作一偈】,怎么样?【来呈吾看】。作一个偈颂交出来,让我看看。【若悟大意,付汝衣法】,如果悟到了见性大法,清净自性,我就把这个衣法交给你,【为第六代祖。火急速去】,快快,去去去!【不得迟滞】。不得延迟,赶快去做这个偈颂。【思量即不中用】,【思量】,就是用意识心。你用意识心怎么思量、思维就不是本性。意思就是:动一个念头、意识心,落入观念,用意识型态,叫做思量即不中用。动用到分别、执着、意识型态统统没有用。【见性之人,言下须见】。明心见性的人,这一句话说出去,当下就见自性,言下须见。【若如此者】,如果能够见性,【轮刀上阵,亦得见之】。【轮】就是车轮。【刀】就是执着刀,【上阵】就是打仗。我告诉你:五祖说:大彻大悟的人就算坐着战车,以前就是战车,轮子会转,就是车轮。执着刀,坐着战车,不是现在的这种钢铁的战车,以前就是马在跑的。你坐着战车,持着刀上战场,照样见性。我们刚开始不是告诉诸位吗?大彻大悟、明心见性的人的心境是什么?入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经文,【众得处分,退而递相谓曰:‘我等众人,不须澄心用意作偈将呈和尚,有何所益?神秀上座现为教授师,必是他得。我辈谩作偈颂,枉用心力。’诸人闻语,总皆息心。咸言:‘我等已后,依止秀师,何烦作偈。’】

  【众得处分】,众人得到了吩咐、处置之后。要记得喔,赶快作这个偈颂喔!不得思量,思量即不中用,不可以动用意识心,意识心是不堪使用的,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本来清净自性的面目。【退而递相谓曰】:【退】,退回后院。一个是堂前一个是后院。大家退到后院来。【递相】就互相辗转,就这么说了:【我等众人,不须澄心用意】,【澄心用意】,我们不需要专心在这个作偈颂。

  【作偈将呈和尚,有何所益】?有什么帮助呢?【神秀上座】,神秀大师,【现为教授师,必是他得】。一定是他得。【我辈谩作】,【谩作】就是流汗,而且是费神。我们不必流汗、费神、浪费时间作这个【偈颂】,怎么样?【枉用心力】。冤枉用这个心力,大家都认为神秀大师一定接五祖的棒子嘛!【诸人闻语】,大家听了以后,【总皆息心】。息心就是息灭了用心作偈颂的意志。这个【息心】不是歇即是菩提,不是停止烦恼的意思。就是说:我们不需要作了,就等神秀大师作吧,就息灭了作偈颂的意志了,没有人想要作,大家都认为:就是神秀大师。【咸言:我等已后,依止秀师】,大家【何烦作偈】。不需要作这个偈颂。

经文,【神秀思惟:‘诸人不呈偈者,为我与他为教授师。我须作偈,将呈和尚。若不呈偈,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?我呈偈意,求法即善,觅祖即恶,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?若不呈偈,终不得法,大难大难。’】

  【神秀思惟:诸人不呈偈者】,大家都不作偈颂,【为我与他为教授师】。【为】是因为,正因为我是作他们的教授师,他们都听我的。【我须作偈,将呈和尚】。我呈上给五祖看看。【若不呈偈,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】?我不呈这个偈颂,五福不知道我见地深浅。【我呈偈意,求法即善,觅祖即恶,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】?我告诉你,神秀大师这种修养目前很难找了,是不是?佛门里面,我告诉你:你只要支持哪一个,很奇怪喔,就有另外一个、一种声音出现,就是很不可思议。incredible很不可思议,你看神秀大师这种修养。我告诉你:六祖惠能大师跟神秀大师这种修养,足以让我们一辈子敬仰。诸位不管你今天有没有大彻大悟,先摆在旁边,就用两个人的例子来修养,都不得了!再讲一遍,你看看:哎呀!若不呈偈颂,和尚如何知道我的心,我的见地是深是浅呢?我要是呈这个,写这个自性的偈颂,求法即善,觅祖即恶,却同凡心,跟凡夫没什么两样。我求法就是正确,如果要动一个念头,想要去继承五祖的位置,这个发心,动念就错。却同凡心,跟凡夫没什么两样,那就要夺其圣位,奚别,有什么差别呢?【若不呈偈,终不得法】,还是没有经过五祖认可,【大难大难】。因为没有见性,当然很难;要见性,那是挥洒自如。

  我今天要讲《六祖法宝坛经》,我就先做一个偈颂,我也要呈给五祖,我当时要在五祖的座下,我也把这个偈颂呈上去,弘忍大师,你看我作这个偈颂,堪不堪使用啊?要不然,您就把祖师位传给我吧!

  着相修行百千劫 无相修行刹那间

  若能万法尽舍却 顿悟入道须臾间

  无说无示无来去 生死涅槃无距离

  菩提由来无一物 只在当下一念间

  无圣无凡无众生 即心即佛弹指成

  若问祖师西来意 倾听恒河无生曲

  众生若欲识佛境 当净其意如虚空

  妄念虽是生死因 不着一物尽菩提

  若能离相无相行 包你大智遍三千

 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 慧律和尚写于高雄文殊讲堂

  经文,【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间,拟请供奉卢珍画楞伽经变相及五祖血脉图流传供养。】

  【五祖堂前】,就是起居室的前面,【有步廊三间】,【步廊】就是走廊,【拟请供奉卢珍】,【供奉】,就是供奉官,就是以前我们讲的书画家,专攻有才艺的人,来画画的,这个就是供奉官,类似我们现在讲的叫做文化部,很有文化。这个供奉,就算是一种官,书啊,毛笔,画画都很行,叫做供奉官,专门画画的,专门书法的,有的人毛笔写得真好!叫做卢珍,六祖也是姓卢,我们今天来讲经说法这个地方,也是卢医师帮忙的,哎呀,这个姓卢的都不得了,我们要跟他鼓励鼓励一下,(鼓掌)感谢卢医师啊,真的感谢。出了这个六祖啊!是不是。我们这个姓林的,我俗家姓林的,还没出过一个比较行的,不过出一个还不错的,叫作妈祖,妈祖叫林默娘。是不是,文武百官统统要拜妈祖。

  有一个小姐来,她这个脾气很暴躁,来讲堂的时候,说:师父,我请您开示啊,因为脾气暴躁啊,非常的不好,对人家很不友善,有理扯不清。我说:小姐,你贵性啊?她说,我姓刘。我说:你不姓刘,你姓卢,她说:师父,怎么给我改姓呢?我说:那你叫什么?她就讲:秀英。我说你不叫秀英,叫做小小。(台语谐音意指不可理喻),会听吗?三个字加起来会不会念啊?说:喔!卢小小(台语谐音)是啊,是啊,开悟了,真的,你就是这样子,老是道理讲不通。要是女孩子,有理扯不清,我们台湾话叫做“番番”,刚好有人姓黄的,番番,加起来会不会念啊?黄番番。好了开玩笑的啦!

  卢珍,【画楞伽经变相】,【变相】就是指地狱可怕,种种形相的变化,还有观音三十二应身,这个变相图。画这个《楞伽经》可怕的地狱变相图,还有这个《观音经》变相图。【及五祖血脉图】,【血脉】,就是道统,就是哪一个人传什么……哪一个人传什么。【流传供养】。

  经文,【神秀作偈成已,数度欲呈;行至堂前,心中恍惚,遍体汗流,拟呈不得。前后经四日,一十三度呈偈不得。】

  【神秀作偈成已】,作好了。【数度欲呈】;好几次要呈这个偈颂,【行至堂前,心中恍惚】,因为没有开悟,同地不真。要见地真的,我告诉你,一句话,你马上就弹回去了。有一个人,跑到讲堂,年轻人,很没有礼貌,差不多,将近四十岁的一个男众。我刚好用餐完的时候,要上来电梯,上来五楼,我走到大殿的前面来,刚好在101的前面,接近这个电梯,把师父拦截下来,对师父态度很不好,没有礼貌,他第一句话就问:慧律法师!你开悟吗?这个人很狂。我马上就跟他弹回去了,我就跟他讲:我开不开悟不重要,你开不开悟才是重要。我如果开悟你不开悟,讲给你听,我怎么说,你也不了解,你如果开悟,你就自然知道,我有没有开悟。是不是?这个是一种,我认为是一种外道,或者是很狂的一个学佛的人,脸有一点黑黑的。

  一般人是回答,回答是说:我有开悟或者是说没有开悟,我一下子就给他弹回去了。他就:慧律法师,你有开悟吗?我开不开悟,关你什么事情?有这么重要吗?你要问你有没有开悟才重要啊!是不是?你有开悟,你自然知道我有没有开悟,你没有开悟,讲到死,你也搞不清楚啊,是不是?这样子?他一听,我的回答跟人家不一样,他又要问的时候,我就跟他讲:嘘!开悟能问吗?傻瓜!一下子就跟他吹一下,他就吓一跳了!我说去拜佛拜佛,合掌令欢喜。如果见性大法有因缘,我们就谈,要没有因缘,我们就合掌令欢喜,碰到这个,后来怎么样子呢?后来第二次再来,讲实话了,他说,其实这一句话,不是我要问的,是我们后面有一个高人叫我来,说你第一句话,碰到法师的时候,就问他这样子,看他怎么反应?然后,我问他:然后呢?我就回去告诉他,描述说,师父的反应就是这样,他说:喔!原来是来试功夫的,哎呀,不过人总是要有一点幽默感,倒没有什么关系,我今生今世很少跟人家结恶缘的。我这个一生一世就是有一个好处,就是希望快快乐乐的过日子,我一生一世从不伤人,包括一句重的话都不会说,不敢说。

  有一次,我去爬山,人很多,后面有一个女众,在爬山……不小心的时候,踢到石头,重心不稳就往前冲……,看到东西就抓,刚好抓到我的松紧裤,抓的时候就跌下去,就唰!我就赶快又把它拉起来,然后她就,啊,一直觉得,哎呀,师父啊,对不起啊!因为女人就是这样子嘛!她就很不好意思!不好意思,真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也知道啊,要不然,你冲过来脱我的裤子干什么?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啦,是不是?我这个人不会伤害她,对不对。我就转过去笑一笑,跟她讲,我说:我这儿不是观光鸟园,谢绝参观,你要对我负责。她就:哇,笑……笑得不行了,说,这个法师真是幽默。没有负担就好了,大家开心就好,不需要这样子,你又不是故意的,对不对?

  世间已经很苦了,大家不要恶言相向嘛,对不对?有缘嘛,大家谈,没缘,合掌令欢喜。因缘不具足,你也不要跟她说这个重话嘛!她已经很难过了,是不是?我们到新加坡去,每一次去,都会去参观那个鸟园。我们现在不是象那个古时候人穿的那个裤子,古时候人穿的那个裤子是用绳子绑得很紧的嘛!我们这个松紧带对不对,口哨一吹,它自动就掉下来了。心中恍忽,就是见地不真实。【遍体汗流】,流汗了、冒汗了。【拟呈不得。前后经四日,一十三度呈偈不得】。写了十三次。

  经文,【秀乃思惟:‘不如向廊下书着,从他和尚看见。忽若道好,即出礼拜,云是秀作;若道不堪,枉向山中数年受人礼拜,更修何道。’】

  【秀乃思惟:不如向廊下书着】,我在走廊的下边写,【从他和尚看见】,让和尚看见。【忽若道好,即出礼拜,云是秀作】;这个就是我神秀作的。【若道不堪,枉向山中数年受人礼拜】,如果讲:不堪使用,见地不真,冤枉我在山中数年,受人礼拜,【更修何道】。

  经文,【是夜三更,不使人知,自执灯,书偈于南廊壁间,呈心所见。偈曰: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】。

  【是夜三更,不使人知,自执灯,书偈】,自己拿着这个灯,【书】就是写,写这个偈颂,【于南廊壁间,呈心所见。偈曰: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】。诸位,这个就是没有看过《圆觉经》,这个就犯了一个作病。作病就是说,你一直是要重复的,把这个尘埃扫掉,那你要扫到什么时候呢?我们这个色身,叫做菩提树,就是身体,就象菩提树,菩提树就是觉悟了。我们色身就是修行的根本,是觉悟的根本。这个心就象明镜台,要常常修,常常除掉这些烦恼无明,勿使惹尘埃,千万不要让它惹到尘埃。诸位,神秀大师这个偈颂,不必五祖弘忍大师来看,我来看,都知道没有开悟。要是拿来给我看,我都知道这个没有开悟。你每天都要时时勤拂拭,那为什么叫做本自具足呢?这犯了一个,《圆觉经》里面讲的,止作任灭,佛性非常非无常,非止非作非任非灭,这个讲起来又是一大篇,这犯了作病。【作】就是造作,以为清净自性可以造作而来的,就是我们常常讲的,我修行,是要修出什么东西。这个观念就错,四大本空,五阴无我,没有东西可以修,你体悟到本来无一法可得,随缘磨掉习气,烦恼放下,这个就是修行。

  经文,【秀书偈了,便却归房,人总不知。秀复思惟:‘五祖明日见偈欢喜,即我与法有缘;若言不堪,自是我迷,宿业障重,不合得法。圣意难测。’房中思想,坐卧不安,直至五更。】

  【秀书偈了】,写这个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神秀大师,偈颂写完了,【便却归房】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【人总不知】。大家都不知道谁写的。【秀复思惟:五祖明日见偈欢喜,即我与法有缘;若言不堪,自是我迷,宿业障重不合得法。圣意难测】。你看,神秀大师这种修养也很了不起。写了以后,回到房间就这样想:明天要是上人,就是五祖,看到欢喜,就是我跟法有缘;要是不堪使用,我的见地没有见性,自是我迷,就是什么都检讨自己,这个就是修行人很重要的,降伏自我,这个比什么都重要,宿业障重,不合得法,圣意难测。我不够资格得这个法。佛所讲的这个自性,太难了。圣意难测,这不是靠思惟来的【房中思想,坐卧不安】,房中自己这样想,坐卧统统不安,【直至五更】。一直到五更。

  经文,【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,不见自性。天明祖唤卢供奉来,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。忽见其偈,报言:‘供奉却不用画,劳尔远来。’经云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但留此偈,与人诵持。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;依此偈修,有大利益。令门人炷香礼敬,尽诵此偈,即得见性。门人诵偈,皆叹善哉】。

  【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】,他当然知道了,有没有得。入门未得,【不见自性。天明】第二天,【祖唤卢供奉来,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】。朝南廊壁间,叫这个供奉官来,他姓卢嘛,叫卢供奉。怎么样?在南廊壁间绘画图相。【忽见其偈】,本来要叫这个卢供奉官来画的,结果看到这个偈颂,【报言】:就是五祖这样说了,【供奉却不用画】,不需要再画了,【劳尔远来】。还麻烦你这么老远的跑一趟来。【经云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但留此偈,与人诵持。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】;才免堕恶道而已。依照这个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,按照这个偈颂来修持,怎么样?免堕恶道,没办法成就无上菩提。【依此偈修,有大利益】。弘忍大师也是很有修养的人,不忍伤害这个徒弟的心。【令门人炷香礼敬】,你看,这个五祖人家那个了不得的,一个见性的了不起的菩萨,知道明明这个就是没有开悟,还要大家要恭敬啊,要诵啊,不堕三恶道。还叫人家烧香还礼敬呢。你看!对一个没有见性的人,他还是这样不伤害他。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修养。【尽诵此偈】,大家来诵诵这个偈诵吧,【即得见性】。这个是五祖,打个方便妄语,其实就根本没有见性。这叫做善巧方便,不忍心伤人。【门人诵偈,皆叹善哉】。哎呀!太好了!

  经文,【祖三更唤秀入堂,问曰:‘偈是汝作否?’秀言:‘实是秀作。不敢妄求祖位,望和尚慈悲,看弟子有少智慧否?’】

  【祖】,五祖要纠正一个人,不在大众面前,不能在大众面前去纠正他。【三更】夜深人静的时候,就【唤秀入堂,问曰:偈是汝作否?】这个偈诵是你写的吗?【秀言:实是秀作】。的确是我神秀作的。【不敢妄求祖位,望和尚慈悲,看弟子有少智慧否?】

  经文,【祖曰:‘汝作此偈,未见本性,只到门外,未入门内。如此见解,觅无上菩提了不可得。无上菩提,须得言下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不生不灭,于一切时中,念念自见万法无滞,一真一切真,万境自如如。如如之心,即是真实。若如是见,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汝且去一两日思惟,更作一偈,将来吾看。汝偈若入得门,付汝衣法。’】

  【祖曰】:五祖就说了,【汝作此偈,未见本性】,还没见性,【只到门外】,修行就怕这个,修行就怕在门外转,转不进门内来,佛法是心法,万法回归自性,叫作正法。弄清楚啊!禅、净、律、密,不管你哪一宗派,都要回归自性。佛法的伟大,就是从内发出来的大智慧,不借重外面的语言、文字,乃至于符号等等这些观念、意识型态,统统没有。【未入门内。如此见解,觅无上菩提了不可得】。这个是不可能的!你用这样子,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你用这个心态来修行,觅无上的菩提,了不可得,根本就不可能。【无上菩提,须得言下识自本心】,【言下】,就是当下,讲话的同时,叫作当下。你真的是一个见性的人,当下就知道我在讲什么,也当下就知道,你是不是个见性的人。言下就必须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不生不灭,从来不生,也从来不减。我们这个生生灭灭的世间,就是种种的痛苦,众生就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生灭法里面,所以他会痛苦不堪,他寄望的东西错误,寄望在这个不实在的相上的生灭,寄望在名、利,寄望在生命能多活一点,希望能不能长年百岁,每天都在打这个妄想,他不知道说,总有一天,我们要离开这个世间。

  就是不必等到百年后,就是现在刹那刹那生灭,众生因为依靠的东西严重的错误,所以他种种的幻想、种种的理想一定会破灭。对不对?用现在这一句话,你一直问下去,你就会大彻大悟,上次《金刚经》讲的,就是:SO WHAT?一直问下去,我家很有钱,你就问一下去and so what(又如何)又如何呢?最近电视报到,不是往生了一个很有钱的人吗?几千亿吗?哎呀,某某人有几千亿,你就用英文问下去:and so what(又如何)?又如何,对不对?几千亿抵不抵得过我们一点点小智慧啊?抵不过的,你那个一千多亿,怎么比得过佛陀的一点点小智慧?我告诉你,我这一点点毕竟空的空性的智慧,超越一切的相,知不知道?

  在座诸位,你们坐在这个地方,闻到了无上菩提自性大法,这一点点的小智慧,就超越了几千亿呀!为什么?那不是用钱可以买得到的呀。所以我替大家欢喜、高兴。电视在吵的,哎呀,那个林名模,那个萧大美女,两个人是那个漂亮?来,问下去,对不对?姓林的还不错,出了一个妈祖,还出了一个林名模,不错啦。然后就问下去:这个名模漂不漂亮,漂亮!就用英文问下去:and so what ?又如何 又如何?你都不会老不会死吗?不会臭吗?哼!少自欺欺人了!一句就解决了,佛法就是这么伟大,你知道吗?众生他是争得头破血流,佛法一句就解决了,你又如何,来呀。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,一句就解决了,学佛的人有大福报,学佛的人有大幸运。在坐诸位,你今天受尽种种的痛苦,委屈,只要你听到正法,跨进这个门,佛门,你就是一个不得了的人,为什么,你有智慧啊,你懂得放下呀,你不计较,你不比较,内心求得心安,快乐无穷。是不是?

  见自本性,不生不灭,【于一切时中,念念自见,万法无滞】,万法不执着,无滞就是没有停顿,大彻大悟的人,没有任何的障碍。【一真一切真】,为什么叫一真,万法不离自性,自性要悟到,一切相当体即空,就是清净自性的展现。了悟万相皆空,当下那一念不执着的心,就是本来面目。但是因为我们烦恼跑得太快了,所以先起贪嗔痴,发脾气以后,再后悔:对不起呀!我是怎么样子……对不对?

  以前有一个人,一个太太,生了一个儿子,这个儿子很调皮,她每次在诵《金刚经》的时候,他就跳啊跳啊……诵到一半的时候,停下来,就拿那个皮鞭,啪!那个小孩子就呱呱大叫啊,然后又再来颂金刚经,向佛忏悔: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不过我克制不住啊,这个小孩太调皮了,又不是我愿意的,借了一大堆的理由原谅自己。没办法了,有孩子就是这样了,没办法了。所以说:我们要修行很难,我称它叫作无明的野性,野性,佛经没有这个名词啦。理性,感性,对不对,排在后面,野性冲第一,贪嗔痴一下子跑出来,后来再后悔了,慢慢的回光返照了,所以,这个修行需要时间的,我告诉你啊,今天你来到这儿,听得法喜充满,不代表你的,那是我的,不是你的。不要搞错了,你的烦恼还在,执着还在,还是慢慢来,慢慢一点一点,一点一滴来,有一天就恍然大悟,一真一切真,哎呀,原来如此。无有少法可得。

  有一个比丘尼,来到我的讲堂,在大殿碰到师父,很有礼貌的跟师父下跪顶礼,就问师父一句话:请慧律和尚开示几句?我就跟她回答:我这里从来无法可以开示,我这里从来没有一法可以开示人家。她就:哦!这位比丘尼有点憨憨的,听不懂,没办法,遇到无缘的,好合掌。这无相她看不到,就叫她拜佛:来来来,拜佛拜佛,叫她拜佛,没办法了。那个年纪太大的一个老比丘尼出家,年纪太大了,念佛。是不是?

  有一天,我在吃饭,我那个师妈,老母亲就坐在旁边,问了一句很有深度的话:师父!什么叫作明心见性啊?我刚好在吃饭,我就跟她比这一只,(师父伸出大拇指),喔,大拇指叫作明心见性喔!那第二个指头是什么?我这个伟大的佛母啊。搞不来,还问我这个问题,哇!每次我都叫她,你八十五了,快死掉了,赶快念佛,要不然来不及了,还问这个东西。我就跟她说:不要烦恼啦,你赶快念佛嘛!她的理由又很充足,她就说:我不让它烦恼,可是它就自己冲出来,我有什么办法呢?我又不是故意要烦恼的,可是它自己跑出来啊!意思就是不能怪我啦!没办法了,无明烦恼一起来,控制不住了。

  【万境自如如】什么万境自如如,万法唯心所造嘛!你不起心,不动念,没有这种东西。【如如之心,即是真实】。如如不动的这一颗心,就是我们的自性啊!【若如是见。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汝且去一两日思惟】,去,去!再经过一、两天,好好的想一想。其实我告诉你,五祖是故意这样讲的,想根本就不对。言下大悟的东西,怎么还可以让你想?我告诉你,你不开悟,你就是想了一辈子,你都不知道的,这个没办法的啊!五祖不会伤人:你回去想一想嘛!【更作一偈】,再作一个偈颂来,【将来吾看】,【将】就是拿。不是将来、未来的意思。将来吾看,拿来我看看。【汝偈若入得门。付汝衣法】。

  经文,【神秀作礼而出。又经数日,作偈不成。心中恍惚,神思不安,犹如梦中,行坐不乐。】

  【神秀作礼而出。又经数日。作偈不成】,为什么?台语有一句话很有意思,叫作极尽了,你听得懂吗?神秀大师已经极尽了,就是到这里为止了,他的程度只到这里,不然你要叫他死吗?没有就是没有,再怎么搞也没有。对不对?极尽了。已经尽能力了,要不然,你叫神秀大师怎么办?我告诉你,见性这种东西是勉强不来的,一点办法都没有的,开悟就是开悟,不开悟就是不开悟,差0.1都不行,差0.01也不行。【心中恍惚】,动荡不定,精神恍惚,【神思不安。犹如梦中】,象在作梦一样,【行坐不乐】。因为作不出来。

  经文,【复两日,有一童子于碓房过,唱诵其偈。能一闻,便知此偈未见本性。虽未蒙教授,早识大意。遂问童子曰:‘诵者何偈?’童子言:‘尔这獦獠,不知大师言世人生死事大,欲得传付衣法,令门人作偈来看。若悟大意,即付衣法为第六祖。神秀上座于南廊壁上书无相偈,大师令人皆诵此偈,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。’】

  【复两日】,经过两天。【有一童子于碓房过】,走过六祖舂米的这个地方,就是马房,小小的马房。【唱诵其偈。能一闻。便知此偈未见本性】。惠能大师一听就知道这个根本没有见性。【虽未蒙教授。早识大意】。虽然没有经过五祖的教授,可是我早就知道见性这个法门了,了解这个见性的大意。【遂问童子曰】:就问这个童子说了。【诵者何偈】?你诵什么偈颂啊?【童子言:尔这獦獠,不知大师言世人生死事大】。这里大师指五祖。你不知道这个五祖说世人生死事大,【欲得传付衣法,令门人作偈来看,若悟大意,即付衣法为第六祖】。如果了解见性的大意,就把这个衣钵传给你,当作第六祖。【神秀上座于南廊壁上】,【南】就是南边;【廊】就是走廊。在这个南边走廊的墙壁上,叫作:南廊壁上。【书无相偈,大师令人皆诵此偈。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】。经文,【能曰:‘我亦要诵此,结来生缘,同生佛地。上人,我此踏碓八个余月,未曾行到堂前,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。’童子引至偈前作礼。能曰:‘能不识字。请上人为读。]’

  能曰:我亦要诵此,结来生缘】。我也要诵这个偈颂,结来生缘。就是借着这个带发修行的这个童子,就引到他这个偈颂的前面。我也要结来生缘。【同生佛地】,共同成就佛道。【上人,我此踏碓八个余月】,上人就是对这个童子称的,叫作上人!六祖惠能大师很谦虚,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敢轻视他,称这个童子称上人,表示你行。我在这里舂米,搞了八个多月,用脚踏这个踏碓,搞了八个多月。【未曾行到堂前,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】。希望你引导我,走到这个偈颂的前面来礼拜。[童子引至偈前作礼。能曰:惠能就说,【能不识字】,我不识字,【请上人为读】,你帮我念一念。

  经文,【时有江州别驾姓张名日用,便高声读。能闻已,因自言亦有一偈,望别驾为书。别驾言:‘獦獠,汝亦作偈,其事希有。’能启别驾言:‘欲学无上菩提,不得轻于初学。下下人有上上智,上上人有没意智。若轻人,即有无量无边罪。’别驾言:‘汝但诵偈,吾为汝书。汝若得法,先须度吾。勿忘此言。’能偈曰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】

  【时有江州别驾姓张名】,江州在现在的湖北,旧武昌府,以及江西省的地方。湖北以前的一个武昌府,以及江西省这个地带,叫江州。简单讲就是湖北跟江西这个地带。别驾,这是一个官名,州刺史的左右两边。这个别驾的意思就是说有单独的车子,让他乘车,就是说,这个人出去,就是专门的专车,驾就是车,就是这个官还不小,有特别的专车,要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,这个官,就是判官,法官,他有个人的专车,别就是个别,驾就是车子。表示他身分地位不错,很有地位、很有身分。张名【日用】,叫作张日用。这个张别驾,【便高声读】,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【能闻已】,惠能听了以后,怎么样,就知道没有见性,现在他也要作了,他说:我也有一个偈颂。

  【因自言亦有一偈,望别驾为书】。您认识字,帮我写一下。【别驾言:獦獠!汝亦作偈】。这个獦獠也是有一点看不起,你们这个蛮荒的地方,大家叫他獦獠嘛!也叫他:獦獠!你也想要作偈颂?【其事希有】,哎呀,真是稀有难能可贵。【能启别驾言】:惠能大师就告诉这个张别驾(张日用),就说,【欲学无上菩提。不得轻于初学】。哇,诸位,这句话,要画双黄线,这一句话太重要了,你想要修行见性大法,第一个,不能起心动念,看不起任何一个初学的人,不得了。【下下人有上上智】,这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最下的愚痴的人,往往有上上选的真实智慧,叫作下下人有上上智。就是最愚痴的人偶而他也有上选的真实智慧。【上上人有没意智】,意思就是说,这上上人是指世间的人。反而那一些最绝顶聪明的人,往往会埋没自己的真实智慧,因为有所知障嘛!所以你要看不起初学哦。最愚痴的人,也有上上选的智慧喔,那么上上人的人,也有被埋没的真智慧喔!【若轻人】,就是如果你以貌来轻视人家。【即有无量无边罪】。

  【别驾言:汝但诵偈】,来,你念出来,【吾为汝书】,我为你写。【汝若得法,先须度吾】。你如果得了这个祖师位,一定要先来度我,【勿忘此言】,千万不要忘记这一句话。【能】惠能就念出来,【能偈曰】:偈颂就说了,【菩提本无树。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。何处惹尘埃】。哇!这个偈颂传为千古,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个偈颂不赞叹的。我们的清净本性,本来就没有任何形状,【无树】这个就是我们的大般若智慧心,不是任何形状的。【无树】这个意思就是,对称神秀大师的身是菩提树,他认为有一种依靠,这里完全放下。彻底的告诉你:我们的菩提清净自性,是没有任何形相。明镜亦非台,那个我们所谓的心,犹如明镜,它也没有所谓的台,如果有台的话,就变成有能照所照。为什么叫明镜亦非台?我们这个镜子啊,要是假设说,我们这个清净心,就象明镜一样,但是这是方便啊,真正的清净心,怎么样亦非台,非台就是没有能照所照。有台,就有能照所照啊,对不对。镜子有台嘛,是不是?这台上面放镜子嘛。那么就是有能依所依。众生认为说:我有能觉悟,有所觉悟的。所以觉悟了那个迷,那个觉还是迷。

  诸位注意听,你说:啊,今天我觉悟了。记得,你那个觉悟还是迷。为什么?迷跟觉是对立的,真正彻悟,迷跟觉没有,不存在,无所谓迷,也没有所谓觉,迷是对觉讲的,觉是对迷讲的,迷觉、觉迷仍然是生灭代谢之词。大彻大悟的人,不会说:哦,我觉悟了,我觉悟了,众生都是迷。他连这个能觉悟,动一个念头,执着说:能觉悟的心,都没有,开悟,大难大难!没关系,结一个法缘也不错。所以说,我们的清净自性、菩提自性,本来就没有形状,无树无形。没有相的东西,我们能照的这清净菩提自性,也没有能跟所的关系。本来无一物,就是指五蕴跟万法,本来无一物,万法,色受想行识,当体即空,万相不可得。若人识得心,大地无寸土。

  本来无一物,为什么呢?《楞伽经》叫我们作如是观察:你见到任何的相,彻底的摧毁,碎为微尘,如是观照,世尊在《楞伽经》对大慧菩萨说:大慧,看到任何的相,都把它碎为微尘。诸位,你就会发现,菩萨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,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譬如说:这个毛巾,碎为微尘,毛巾的相没有,没有这个东西,讨论这个没有意义,世间本来就没有这种东西,我们就是在本来没有,没有这种东西的假相,缘起无自性的假相,一直在分别这个是啊、非啊,众生就是这样,下决定心,取决定义,这个就是毛巾。大智慧的人看,毛巾本空,因为缘起不可得,它是条件所构成的,所以,毛巾没有毛巾的相;桌子彻底的摧毁,如是观照,没有桌子相;美女,彻底的摧毁,丑女,彻底的摧毁,没有美女之相,也没有丑女之相,没有,对不对?如果有相,统统叫作妄想,颠倒、执着,本来无一物,何入惹尘埃?哪里有能所呢?哪里可以说沾惹到烦恼呢?没有的啊,那你起心,动念即乖,起心动念才产生妄想、颠倒、执着嘛。

经文,【书此偈已,徒众总惊,无不嗟讶。各相谓言:‘奇哉,不得以貌取人。何得多时,使他肉身菩萨?’祖见众人惊怪,恐人损害,遂将鞋擦了偈。云:‘亦未见性。’众人疑息。】

  【书此偈已,徒众总惊】,大家吓一跳,【无不嗟讶】,太惊讶了!【各相谓言:奇哉!不得以貌取人。何得多时使他肉身菩萨】。究竟再过多长时间,使他成为一个色身的活菩萨呀!这个【肉身菩萨】观念不能错误,这个肉身菩萨是活的,不是死了以后,把他坐缸,尸体不烂,叫作肉身菩萨。在这里就是说,这个色身就能说法,是活菩萨的意思,这个不能搞错。以前有人看到这个《六祖坛经》就说:何得多时,使他肉身不坏菩萨。我说你搞错了,这不是这个意思啊,他把这个肉身菩萨,当作是死了以后,把他腌制起来,然后尸体不坏,把它搞成这个样子。我说不是这个意思啊,这个意思就是说:肉身它就是成道的意思,现在就是佛啊,就是可以讲经说法的,是活的菩萨,不是死菩萨。看经典不能搞混。不得以貌取人,何得多时,就是究竟再过多少时间,他就成为一个活佛。【祖见众人惊怪】,大家都吓一跳。【恐人损害。遂将鞋擦了偈云】,就把这个鞋子拿起来,擦一擦,擦了这个偈颂,就这么说了:也没有见性!祖师大德啊,你在搞什么啊,没有人看得懂。神秀大师作这个偈颂,没有开悟,却叫人家烧香礼拜,传诵;这个大彻大悟的惠能作偈颂,大家吓一跳,赶快把它擦掉。这个祖师在做什么没有人能知道的。所以这个祖师内心里面想的世界不是我们凡夫能够推敲,你没有办法去了解的,他一定有他的用意啊。【亦未见性,众人疑息】,众人怀疑也平息啦。

  经文,【次日,祖潜至碓坊,见能腰石舂米。语曰:‘求道之人。为法忘躯,当如是乎?’即问曰:‘米熟也未?’能曰:‘米熟久矣,犹欠筛在。’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。能即会祖意,三鼓入室。祖以袈裟遮围,不令人见,为说《金刚经》,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能言下大悟:一切万法不离自性。遂启祖言:‘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无动摇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。’】

  【次日,祖潜至碓坊】,潜到这个舂米的小房子,本来就是放马的地方,现在要把它舂米的地方。【见能腰石舂米】,腰子,腰绑这个石头,舂这个米。【语曰】:就告诉他了,【求道之人,为法忘躯】,求道的人为了这个法,要忘掉这个生命。【当如是乎】。意思就是腰系这个石头,因为重量不够,腰绑这个石头比较重,绑这个石头很辛苦的。你是求道之人,为法忘掉你的生命,应当如此。【即问曰】:马上就问了,【米熟也未】?米熟了吗?意思就是你所舂的这个米熟了吗?没有开悟的人就会说:快了快了!他的回答一定说,快了!快了!您再等会儿。其实人家是问,你的清净自性显露了没有?人家内行的人,一问就知道,要我们这些外行的人,是不是啊?【能曰:米熟久矣】。我有见性,见了很久了。【犹欠筛在】。【筛】就是竹编的用具,筛一筛,不好的筛掉,好的留下来。就是差您师父来印证我。我就欠筛,欠印证,你帮我印证一下,我就差一个你帮我印证一下,我有没有见性。【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。能即会祖意】,惠能马上即会祖师大意,就是三更要来见我。要我们没有开悟的,回答就不一样了,五祖就这样(师父用击桌三下)喔,师父,你要吃三碗,马上来,我马上就……没开悟,马上来,你等会,舂米很快,没有开悟,不晓得人家敲三下是什么意思。

  【三鼓入室】。【三鼓】就是三更,入室。【祖以袈裟遮围】五祖用袈裟把周围围起来,不要让光线透过去。【不令人见,为说金刚经,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】,讲到这个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万法当体即空,我们行于世间,应当无所住一切相,而生清净心。【能言下大悟】,惠能当下大悟,以前的悟就一点点,一点点,哇,现在一悟,跟五祖一样,言下大悟。五祖讲到: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,就讲到这一句,同时证悟。【一切万法不离自性】,一切万法,不能离开我们的清净本性。【遂启祖言】:因此就禀报了五祖,就说了,【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】,何期就是哎呀,太赞叹了,太不可思议了,为什么我们每一个人的清净本性,是这么清净呢?本来就清净呢?哎呀,太不可思议了,我们的清净自性,本来就不生灭,哎呀,太不可思议了,我们太不可思议的清净自性,本来就具足无量功德,不缺少一法,没有欠缺,但看你悟不悟。【何期自性本无动摇】,我们的清净自性,本来就如如不动,从来没有动摇,我们现在动叫作妄动。【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】。在这个万法里面运用,没有阻碍,能影现在这个万法里面,叫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。展现在万法里面,统统是清净自性。所以《楞严经》里面讲: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万法本来就是我们如来藏显现出来的,本来就是妙真如的心,真如自性的心,众生是妄见相,拼命的执着分别颠倒。佛看,万法无取舍。万法无咎,没有过错的,过错在我们的妄想、颠倒,问题在我们这一颗妄念,颠倒的东西,要悟了就这样子,万法不可得。

  经文,【祖知悟本性,即名: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。三更受法,人尽不知。便传顿教及衣钵云:‘汝为第六代祖,善自护念,广度有情,流布将来,无令断绝。’听吾偈曰:有情来下种,因地果还生。无情既无种,无性亦无生】。

  【祖知悟本性】,五祖就知道,惠能悟到本性。【即名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。三更受法,人尽不知】。三更把这衣钵传给惠能,记得!那个时候还是卢行者,他还是个在家居士,所以,悟到清净自性,不分在家、出家,就是佛。不过出家是现僧相,是三宝;那么,在家是大德。人尽不知,【便传顿教】,顿教就是没有渐,顿教就是跟渐教讲的。这顿、渐还有一个差别。顿跟渐还要解释一下,所谓渐教呢,就是信、住、行、向、地,初果、二果、三果、四果,或者菩萨的十信、十住、十行,十回向,十地。顿悟不一样,顿悟直接就见到最究竟的清净自性,没有阶位。渐教跟顿教要用一个比喻,譬如说电梯,顿教的人就是象坐电梯,一下子电梯一按,六楼、十楼、二十楼、三十楼,一按就到目的地,有没有经过每一层楼呢?有。这个很重要哦,顿悟的人,虽然一下子见到清净自性。但是,他对渐教这个理,这个事相,都清清楚楚。他一下子顿悟自性,不是说,他没有这些渐教的事相的基础,或者渐教的义理不懂,不是这个意思哦。所以爬楼梯就象渐教,慢慢地来,知道吗?一步一步地来,一楼爬了,再来爬二楼,再来爬三楼,再来爬四楼……,爬到二十层楼。顿教不一样,但是顿教虽然是说顿悟自性,但是也经过每一层楼。现在的人要讲经说法,变成用现在的名词,让你去体会,顿跟渐其实究竟处是一样的。在坐诸位!我们一楼、二楼、三楼……一直爬,爬到最顶楼,爬到三十楼,跟坐电梯爬到三十楼是一样的,对不对?只是时间快跟慢而已,所以顿悟不是说否定了这些渐教,不是这个意思,它还是一步一步来,只是它的速度快。顿悟就象坐电梯,嗖!三十楼。渐悟的人根器不够,就慢慢来,今天悟一点,明天悟一点,后天再悟一点,慢慢来,慢慢来,也没有几人象六祖的呀!

  便传顿教,【及衣钵云:汝为第六代祖,善自护念,广度有情,流布将来,无令断绝。听吾偈曰】:我跟你讲一个偈颂,【有情来下种,因地果还生。无情既无种,无性亦无生】。有情就是有情识的众生,来播下这个佛的种子,种菩提因。【因】,善因,表示良田。善因良田下了种子,一定有一天结果。【生】就是成佛。善良的因下在这个地上,有一天一定会成佛。就象现在诸位坐在这个地方,诸位就是在下成佛的种子。无情既无种,无情就象草木,这些草啊!石头啊!这些无情物啊!无种就是不能播种,不能成佛。无性亦无生,【无性】就是没有佛性,也不能成为佛果。叫做:无情既无种,就象草木一样无情,也没有办法播下这个种子,没有佛性,也不能生成佛果。

  经文,【祖复曰:‘昔达摩大师初来此土,人未之信,故传此衣以为信体,代代相承。法则以心传心,皆令自悟自解。自古佛佛惟传本体,师师密付本心。衣为争端,止汝勿传。若传此衣,命如悬丝。汝须速去,恐人害汝。’能曰:‘向甚处去?’祖云:‘逢怀则止,遇会则藏。’】

  【祖复曰】:五祖又就说了,【昔达摩大师初来此土】,传到汉地来。【人未之信】,没有人相信,对禅宗见性大法不了解。【故传此衣以为信体】,所以传这人衣钵来征信大家。体:作为依据,你看!我有这个达摩大师传来的衣钵,要不然大家都可以这样讲,我是达摩大师传来的衣钵啊!对不对?【信】就是徵信,【体】就是依据,来作为让人家相信的依据,【代代相承。法则以心传心。皆令自悟自解】。衣钵可以相传,法要自己悟。【自古佛佛惟传本体】,自古以来,诸佛传这个不生不灭的本体,【师师密付本心】,祖师大德一代传一代就是传我们这一颗不生不灭的清净心。【衣为争端】,这个表相的衣就是争端,大家不去在心性上下功夫,要抢这个衣钵,会闹出人命的呀?【止汝勿传】,到你就不要传了。【若传此衣。命如悬丝】,传这个衣钵,这个命就没有保障啊!悬丝,用一条丝吊起东西,这个丝很容易断的。【汝须速去】,赶快离开。【恐人害汝。能曰:向甚处去?】

  【祖云:逢怀则止,遇会则藏】。【怀】就是广西的怀集,你到了广西的怀集赶快停下来。【止】就是停止。遇会则藏,【会】就是广东省四会,你要广西的怀集要赶快停止,来到广东的四会赶快就隐藏起来。

  经文,【惠能三更领得衣钵云:能本是南中人,久不知此山路,如何出得江口?’五祖言:‘汝不须忧,吾自送汝。’祖相送直至九江。驿边有一只船子。祖令惠能上船,五祖把橹自摇。惠能言:‘请和尚坐,弟子合摇橹。’五祖云:‘合是吾渡汝?’能云:‘迷时师度,悟了自度。度名虽一,用处不同。惠能生在边方,语音不正,蒙师付法,今已得悟,只合自性自度。’祖云:‘如是,如是。以后佛法由汝大行。汝去三年,吾方逝世。汝今好去,努力向南,不宜速说,佛法难起。’】

  【惠能三更领得衣钵。云:能本是南中人。久不知此山路。如何出得江口】?我惠能本来就是广东岭南人,我不了解山路,哪里有办法离开这个江口呢?不知道路啊!【五祖言:汝不须忧】,不要挂碍。【吾自送汝】。我自然会送你。【祖相送直至九江,驿】就是站,九江府一个叫浔阳驿。就是交通递送之用的重要地方,叫做驿站或驿亭也可以。到九江府浔阳驿【边有一只船子。祖令惠能上船,五祖把橹自摇】,【橹】就是我们行舟之具,就是浆,五祖把桨拿过来)【自摇。惠能言】,就说了;【请和尚坐。弟子合摇橹】,【合】就是应该。上人!请师傅您坐好,我作弟子的人,应该是我来摇这个橹。你是师傅,你请坐,我来摇。【五祖云】,五祖就这么说了:【是吾渡汝】,按照道理说是我来度你才对啊!【能云:迷时师度,悟了自度】。迷的时候要师傅度,悟了要自己度。

  【度名虽一。用处不同】,这个度虽然是同一个度,但是看用在是自度还是师度?用处不一样。【惠能生在边方。语音不正】,就是獦獠。我告诉你,今天六祖惠能大师来这里讲经,他讲话你听不懂的,还好是我来讲,真的,他生长在獦獠,他讲的腔你听不懂的。我告诉你,听不懂是很辛苦的,你要是碰到一个腔调听不懂,你就……,象我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上那第一堂课,我们那个物理的教授,第一堂课来讲的那个我就完全听不懂了。今天我们来讲potential energy(就是位能),我们有动能,有位能。这个小球碰大球,这个大球不动,这小球碰大球,小球弹出去。让你一头雾水,听不懂,不晓得在讲什么东西。我坐在四号,他就用英文叫:Nunber four understund?Once more time(再来一次),听不懂,个小球碰大球,这个大球不动,这小球碰大球,小球弹出去(用国语讲)。就是这个意思,你就是完全不晓得他在讲什么?我告诉你,今天这个《六祖法宝坛经》要是惠能大师来讲,你听不懂的。

  【蒙师付法。今已得悟】。现在得悟了,【只合自性自度】,得悟了,应该自性自度。【祖云。如是如是。以后佛法。由汝大行。汝去三年。吾方逝世】你离开三年,我就会离开世间。【汝今好去。努力向南】。得到法以后,跑了,【不宜速说】。赶快隐藏起来,不要急着说法,【佛法难起】佛法太难了。

  经文,【能辞违祖已,发足南行,两月中间,至大庾岭。五祖归,数日不上堂。众疑诣问曰:‘和尚少病少恼否?’曰:‘病即无,衣法已南矣。’问:‘谁人传授?’曰:‘能者得之。’众乃知焉。】

  【能辞违祖已】,【辞】就是告退,【违】就是离。惠能辞离了五祖。【发足南行】,就启动往南边走了。【两月中间】,需要两个多月啊!所以说:中国大陆,你看那么大还翻山越岭,以前没有什么路啊,什么飞机,什么火车,哪有这个东西?没钱,没钱就是用走路的呀!我们现在的命好多了,是不是?还有高速公路,四通八达,现在的人好命啊。走了两个月。【至大庾岭】,江西大庾岭南边,也可说是江西省大庾岭。【五祖归。数日不上堂】,五祖就回来,好几天不上堂。【众疑。诣问曰】:【诣】就是往,来到五祖的前面、堂前就问了。【和尚少病少恼否】?这个就是人家问候世尊的话。在《大般若经》中就是这样问,只要是请法,就是:和尚少病少恼,否?是不是少病少恼呢?【曰:病即无】,病是没有呀!【衣法已南矣】,病是没有了,衣钵已经传到南边了。【问谁人传授】,谁得到这个衣钵呢?【曰:能者得之】。有能力的人,也可以解释说惠能,这个因为它是【能者得之】,你讲:有能力的人就可以传衣钵;也可以说惠能得到了衣钵。大家就知道有能力的当然就是这个獦獠!【众乃知焉】,大家都知道了。

  经文,【逐后数百人来,欲夺衣钵。一僧俗姓陈,名惠明,先是四品将军,性情粗糙。极意参寻,为众人先,趁及于能。能掷下衣钵于石上云:‘此衣表信,可力争耶?’能隐于草莽中。惠明至,提掇不动。乃唤云:‘行者!行者!我为法来,不为衣来。’能遂出坐盘石上。】

  【逐后数百人来】,哇!要追这个衣钵!逐后,就是不久,没有多久,不久之后,大家追逐在后面,你看,得了这个衣钵,命都快没了,要我的话,送给你,对不对?喜欢吗?喜欢爸爸再买一套给你(广告语)。你不要杀我,对不对?【欲夺衣钵。一僧俗姓陈】,有一个出家众,他的俗姓陈,【名惠明。先是四品将军】。名叫惠明,这个将军共分九品,他是四品将军,【性情粗糙】这个人个性很粗鲁,【极意参寻】,【极】就是尽。不过他有个优点,很想参透,【寻】就是找这个佛道,好好的不参,好好的来找佛道,叫做极意参寻。【寻】就是访道,追求佛道;【参】就是参尽。【为众人先】,他跑得最快,他是将军嘛!【趁及于能】,【趁】就是追赶,追赶上了惠能大师,惠能也怕,怕这条命都没有了,赶快!

  【能掷下衣钵于石上。云:此衣表信】。【表信】的意思是什么?意思是:你们可以用蛮力争得吗?这个衣是祖师传下来的一个信物,你可以用蛮横的力来抢这个衣钵吗?【可力争耶】?可以用蛮力抢吗?【能隐于草莽中】,惠能怕丢掉性命,赶快躲到草丛当中。草莽就是草丛。【惠明至】,这个粗鲁的将军惠明已经出家了,个性还是很粗鲁,就象我出家一样,我的个性还是草根性很重,就是喜欢这样过幽默快乐的日子,这个惠明个性也是一样粗鲁,还不改先前做将军的个性。【提掇不动】,拿不起来。【乃唤云:行者行者。我为法来。不为衣来】,哇!这个将军太了不起了,很懂得生存之道,很会见风转舵,看不对劲马上转。我告诉你,生存就是要靠这一套,要学惠明,真的!你想要生存在这个世间吗?要懂得见风转舵。哇!他转得多快,还不到两秒钟,赶快转,拿不动这个衣钵,就这么说了。行者,我是为法来,不为衣来,我不是为抢夺这个衣钵。【能遂出坐盘石上】,磐石就是很大石头。坐磐石上,也可以说是盘坐的意思。因为它这个没有这个解释,直译的,那么你也可这样说,惠能因此就出来,盘坐在石头上也可以这样解释。或者坐在很大的石头,你要用前叫坐盘,石上,要用后面的就是:能遂出坐,磐石上,也可以这样解释。

  经文,【惠明作礼云:‘望行者为我说法。’能云:‘汝既为法而来,可屏息诸缘,勿生一念。吾为汝说。’良久,谓明曰:‘不思善,不思恶,正与么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?’惠明言下大悟。】

  【惠明作礼,云:望行者为我说法】,帮我说个法。【能云】,惠能大师就说了:【汝既为法而来。可屏息诸缘。勿生一念,吾为汝说。】屏息诸缘什么意思?你既然要我给你说法,第一个步骤,万缘放下,修行还是回归老生常谈这一句话:万缘放下。【良久】,过了一阵子【谓明曰】,对惠明这么说:【不思善,不思恶,正与么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】?诸位!我看的那个注解,写的就是不要想善,不要想恶,这个时候就是你惠明,上座就是尊称他,你的本来面目。这个注解比较狭隘,这个不是这样的意思,要弄清楚祖师在讲法,统统要契入不二法门才叫作正法。它这个不思善不思恶应该这样解释:不要落入善的观念,也不要落入恶的观念,没有二元对立的观念,就是每一个人的清净自性,要这样解释。如果再解释的具体一点:就是你看到众生造恶,你原谅他,你看到自己造无量的善,不执着。也可以这样解释。佛法是不二法门,善恶是对立,能所是对立,心境是对立,好坏是对立的,是非是对立的,其实都在讲同一种东西,善恶还是起心动念,落入善的观念,落入恶的观念,着一个善的观念,着一个恶的观念,或者着一个二元论、对立的观念,统统不是我们的本性,见一切相当体即空,不能落入观念,万法唯心现量,无法可得。【正与么时】。不思善不思恶,不落入对立,强烈的对立观念,就是那个时候,就是你惠明上座的本来面目,就是你的清静自性。上座就是尊称他。【惠明言下大悟】,你看,一切都OK了!

  有一个人来到讲堂,他自己这样讲,他的烦恼很重,我就给他讲,惠能大师讲不思善,不思恶,就在这个时候,就是你本来的面目,他自己这样讲叫喔!哇!我言下大悟,我说:你那个【误】是误会的误,不是开悟的悟,是大大的误解,还自己讲呢?有的那个脸皮很厚的,枪炮打不进去的,大炮都打不烂的。

  经文,【复问云:‘上来密语密意外,还更有密意否?’能云:‘与汝说者,即非密也。汝若返照,密在汝边。’明曰:‘惠明虽在黄梅,实未省自己面目。今蒙指示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今行者即惠明师也。’能曰:‘汝若如是,吾与汝同师黄梅。善自护持。’明又问:‘惠明今后向甚处去?’能曰:‘逢袁则止,遇蒙则居。’明礼辞。】

  【复问云:上来密语密意外。还更有密意否】。您这样开示,我得到了我的清净自性。密语密意就是我们的真如自性是不为人知的,不容易让大家体悟。您这样以奥妙微妙的开示我,还有没有更微妙的呢?【

  能云】:惠能大师就说了。【与汝说者。即非密也】。跟你讲了,就没有什么秘密,你只要肯,你也可以得到,【汝若返照。密在汝边】,你要回光返照,不要向外驰求,了解万境本空,如如不动,不取于相,真如自性就在你的旁边。【明曰。惠明虽在黄梅。实未省自己面目】。我在五祖黄梅那个地方,我实在没有看到我自己的清净自性。未省自己面目,没有体悟到自己的清净自性的本来面目,每一个都存在的。【今蒙指示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】。哎呀!开悟真好!开悟很重要,我看了一本书,你们要注意听!在《佛祖统纪》里面,有一段这样公案因缘。

  有一个薛姓的少妇,娶来不久以后就死掉了,他的公公婆婆伤痛欲绝。他们就想:怎么样可以超度我这个媳妇呢?这么孝顺一个媳妇,这么好的媳妇!好了!有人就跟他们建议说:要供僧,请一千个出家人吃饭,办个千僧大斋,供僧以后,然后诵经,诵《金刚经》。一千个人同时念《金刚经》,念……,诵完了,这个少妇突然进入一个人的身上,借重这个人的肉体起来讲话,说:感谢公婆!我得度了,感谢高僧来诵经,我得了一部《金刚经》。因为公案里面没有说要到极乐世界去,所以我必须要照《佛祖统纪》这样讲。旁边人搞不清楚了,就问这个死亡的少妇说:我们一千个法师来诵经,你怎么得到一部《金刚经》呢?她就说:因为这一千个法师里面,只有一个开悟,我因为借重那个开悟的人诵经,得到就这么一部,所以我得度了。我看到这里就说:那其余的九百九十九人也不晓得去做什么?诸位!你听到这个不要难过,说:糟糕!没指望了,好了,回去就放着嘛!反正也没开悟,念也没用了,乐得轻松,也不想诵经,也不想用功。我的意思不是这样。

  师傅讲这个典故的意思是说:开悟非常重要,你要自利,要利他,要超度亡灵他才有强而有力的力量,知道吗?所以你一定要用功,还要多念佛!不是说你听了以后,凉了一半。这样我就白费了,没有什么指望了,反正回去就休息了,为什么?再怎么诵也没用,使不上力呀!不能能这样子,你还是要诵,知道吗?还是要诵《金刚经》的,还是要诵《阿弥陀经》,多念佛,还是要求佛加被,还是要用功,讲这个典故意思是说开悟很重要的意思,你要好好修行!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【今行者即惠明师也】。【能曰】:你现在修行,就是你的本性,因为你不了解你的清净本性,因为你不了解你的清净的本性,所以,我现在开示你。惠明就说:哎呀!我接受您的指示,太好了!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现在我是真正作一个修行人,你是我惠明的师傅,你就是大修行人,就是我惠明的上人,因为您开示我,让我大彻大悟。

  【能曰。汝若如是。吾与汝同师黄梅】。你如果见性,我跟你一样都是五祖黄梅的弟子。【善自护持。明又问:惠明今后向甚处去】?我要往哪边走呢?【能曰】:惠能就说了,【逢袁则止,遇蒙则居】。六祖也学五祖。到哪里止,到哪里安居。逢袁,【袁】袁州,江西袁州府则止,停止。遇蒙,就是蒙山,袁州有一座蒙山。则居,就安住在这个地方。【明礼辞】,惠明礼谢、辞退,怎么样?

  经文,【明回至岭下,谓趁众曰:‘向陟崔嵬,竟无踪迹,当别道寻之。’ 趁众咸以为然。】

  【明回至岭下】。【明】就是惠明,惠明回到大庾岭。【谓趁众曰:】趁众,就是追赶。告诉那一些,追赶的大众,你们一大群人,要追这个衣钵回来嘛!惠明就说了,方便妄语嘛,告诉这些追赶的大众,就这么说了:【向陟崔嵬】,【向】就是我刚刚;【陟】就是登。我刚刚登上了那个崔嵬,就是高峻的山岭,就是山顶高峻、陡峭有岩石,高而不平的土山。我刚刚登上了那个高峻的岩石山,看过了,【竟无踪迹。当别道寻之】。看不到人影,你们另外到别处找寻吧!【趁众咸以为然】,追赶的大众都认为是这样子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
念佛求往生,念佛成佛!沟通从念佛开始!微信:abcabcabc33  【佐钦虾扎佛事登记微店】
https://weidian.com/?userid=501575249
描述
快速回复

验证问题:
2+5=?,请输入中文答案 正确答案:七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
上一个下一个